第1章 古村归记

推荐阅读: 里番拯救者热刺之魂死神之落花微雨感人的故事——苦果乌鸦的幻想同人录叛逆的鲁鲁修之骑士杰兰特泠凤钗总裁的恋人龙珠之奇迹再现[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古屋处处的杏神村坐落于厘山之西,高逾千米的山脉就是天然屏障,山影笼盖四野,导致地理位置不佳的村落地气阴重。

旅人们途径此地后,就会传出诸多诡异见闻,说是三更半夜的房门自开,蜡烛自行燃亮,屋内家具莫名移动,窗外黑影频现,还能听到女人和小孩的哭声……。

说的是绘声绘色,令人毛骨森竦,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般。

村里人嗤之以鼻,说他们捕风捉影的制造不实讯息,但这些事在外传的甚嚣尘上,虽然没有什么实质证据,却还是将鬼村的名头强行加在了杏神村头上。

我是杏神村的一员,且深知外头关于本村的传闻并未空穴来风。

我的名字叫方归,是个弃婴,被方家老夫妇收养。

生身父母为何忍心抛弃亲骨肉?这一直是我想要搞明白的事儿。

若说古村邪门,那还得看和什么事儿做对比,相比我身上出现的离奇状况,村子这点传闻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我四岁那年出过大问题,突然失去神智,大傍晚的,像是行尸走肉般满村游逛,着实将村人们吓的够呛,据说,我能做到腿脚不动随着地势起伏而滑行。

这哪是正常小孩能做到的?

村人们都认定我撞大邪了,养父母慌神了,忙将十里八村中最有名的阴阳先生请来看事儿。

老先生姓宫,大家伙都尊称他为宫老,确实有本事,看我一眼就断定是走丢了魂魄,需施法引魂归来。

但宫老也说了,这不是普通的魂魄走丢,只是个开始。

父母大惊失色,连连追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宫老给出解释,说我这个小娃娃非常特殊,特殊到体内阴阳不兼容,甚至内中交杂两种截然相反的命格,一个主阴,一个主阳。

四岁之前还算稳定,但四岁后,魂魄和身躯不能同步成长,魂魄壮大速度远高于身体成长速度,所以,以后每隔七天,就会灵魂出窍一次。

这种频繁离魂的状况极为危险,要是不想办法阻止,可能活不过半年。

父母哭了起来,宫老表示他道行太浅,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当夜,他用我的衣物做引子,施法后在村子各处呼唤我的名字,别说,真的好用,翌日清晨时,我已清醒过来。

从那以后,每隔七天,我就会灵魂出窍一次,每次都是宫老出手将魂魄引导回来的。

但总是这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距离半年越来越近,宫老讲话了,小娃娃命不久矣。

父母下跪拜求,宫老几经犹豫,最后还是生出怜悯之心,决定使用禁法帮我度过劫难。

想要镇住我的魂魄不乱跑,需要立一块长生牌位,并放置到方家祖祠中跟着接受香火,此过程中他得画符施咒。

因强行镇魂会损害阳寿,这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人家不肯施术的缘由。

父母感激涕零。

就这样,我才四岁半,就有了一块长生牌位。

还好方家族长等长辈开明,不然岂会同意此事?

还别说,这手段立竿见影,从那之后,我的魂儿稳定下来,老实的在体内待着,不再作妖。

此事后,宫老却消失了。

父母时常念叨,说宫老是我的救命大恩人。

表面看我真的恢复了正常,村人也逐渐淡忘了这件事,但只有我知道,那半年的灵魂离体是怎样恐怖的经历。

别的小孩四岁时可能什么都不记得,可我不一样,记忆力之强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不是他人能想象的。

四岁时的所有记忆都深埋在心头。

在那一次次灵魂离体的过程中,我看到过不可思议的场景。

村中游荡的孤魂野鬼,厘山上隐隐闪现的重重黑影,传说中的保家仙,甚至,窥探到妖怪化身为人的一幕。

即便是灵魂回归身体后,也能看见那些脏东西。

潜意识中有惊兆提醒我,不能对他人透漏这些事儿,先不说根本没几个人信,只说口无遮拦这一点,就有可能招引灾祸了。

所以我守口如瓶,从来不对人提及这些邪异经历。

幸运的是,长生牌位立起来之后,不但魂魄稳定了,也不再看见那些本不该存在于世的邪祟了。

就这样,平安健康的长到十八岁,以省状元的成绩考上了能排到国内前十的滨城医科大学,还获得了丰厚的奖学金,这为方家争了光。

可大喜之后紧跟着就是大悲,年过六旬的养父母可能是过于激动,竟然双双犯病,紧跟着就两命归西了。

变故来的太突然了,让我悲痛欲绝,子欲养而亲不在,世上最痛苦之事莫过于此了。

在老族长帮助下安葬了养父母,之后,浑浑噩噩了许久。

自此后,家里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了,还有一只巴掌大的狗子,它叫做青山。

开学之前才算是恢复了点儿精神,我意识到,自己只能用优异的成绩告慰养父母在天之灵了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c/qita/maoshanguishushiyouminghuaxie/11814029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