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科幻灵异 > 异世草木师 > 第二十二章 爵位之争

第二十二章 爵位之争

推荐阅读: 九零后天师重生之死亡策划者末世之宠物为王末世之爱相随末世里的发明家最强作死系统彼端窥视恶灵国度银河霸主饲养手记无限长廊

第二十二章爵位之争

老太太霎时就笑出了眼泪,合着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一句句心肝宝贝儿的叫,简直是疼到了骨子里。

苏锦不好意思似的把脑袋埋进被子,及时遮住了眼底的一抹黯然。

这是萧琅的家人,不论宠爱成怎样,也都不是她的。

正笑着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霎时夹着春末傍晚细碎冷气的凉风便从门缝灌了进来,站在门口的是个身样挺拔的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亦是银发黑眸,眉目五官极为深刻,仿佛岁月在他身上平添的只有越发成熟的魅力。

男人显然进来的十分匆忙,连进宫时穿的公爵袍也未来得及换下,普一进来便对上了苏锦的眼睛,步子就顿了下来。而萧琅的母亲便跟在他身后,始终淡着表情,也不过在看向苏锦时眼中闪过满满担忧。

“父……亲。”

苏锦指尖一动,立即装出一副极其害怕的样子,瑟缩着轻轻细颤。

萧念生轻轻扫了眼他的背,淡淡应了声便不再看她,随即转向旁边站着的两个光系魔导师与一名药师,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怎么还没开始治?”

“是我不让的,小三的衣裳丝全埋进肉里了,得先挑出来,行了孩子都回来了也受罚了就别再板着一张脸,瞧把我孙子吓得。”老太太自是知道萧琅最怕他老子,忙挡在了两人之间。

萧念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看了眼拿着针尖小心翼翼不敢下手的两个丫头,眉心一皱,当即走进屋里,坐到床边伸出了手。

“给我。”

紫衫丫头吓了一跳,连看都不敢看他便把手上的长针递了过去。

萧念生一手扶住苏锦未曾受伤的腰侧固定好她,手上的针尖直接挑进了苏锦的肉里。

“啊——!”苏锦的身子顿时弹了起来,还没哭出声就又被他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老二,你轻点儿!没看见孩子疼吗?”

萧念生眉头皱了皱,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语意森森,“从他中午受罚到现在至少两个时辰,就这点儿东西也挑不出来,别人在战场上流血流汗都没见叫一声疼,我萧念生的儿子难道就这么不中用?”

苏锦已经可以确定,萧念生,生气了。而且自己挨得这顿罚,依旧没能让他心情转好。

老太太顿时不乐意,“那些皮糙肉厚的平民怎么能跟我孙子比?”

萧念生也不答话,手上的针又是一挑,血肉再次崩开,苏锦疼的几乎要锤墙大喊,却又碍于他在场不敢吱声,但眼泪也一滴没少,全滚到了老太太手背上,直把老人灼的心肝肺疼,最后抡起拐杖就要往萧念生身上招呼。

“行了,开始给他治,三天把里里外外都给他治好了,我今天跟帝君说了,等他好了就进左星军历练,”说着不待其他人求情,便又接上一句,“这是陛下的命令。”

老太太一听左星军这三字儿顿时就急了,当下就要往外走,“我找陛下说去。”

“您去了也没用,我已经给他编制好了,三天后入伍……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他治!”

两个魔导师再不敢耽搁,忙一前一后站到苏锦身前,四只手掌同时抬起,一边凝聚精神力口中一边喃喃念咒,没一会儿,两大团白光便从他们手心冉冉升起,整间屋子里的夕阳也顿时黯然。

光球缓缓移上苏锦的背,慢慢将整个背部伤口笼罩起来,一股仿若炎炎夏日里属于冰层的凉气瞬间冻住了苏锦的伤口,便是连痛觉也跟着麻痹。她身上的鞭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不像当初林芷茹治疗的那般缓慢,没一会儿满身纵横交错的伤口就成了数条硬痂,周围也开始变得痒痒的。

苏锦动了下背想要挠一下,手还没挨到便被在一旁伺候的银杉给拦了下来,“三少爷,您可忍着点儿,要不然准得留疤。”

苏锦苦着脸看了老太太一眼,收回自己的手。

魔法师施术完毕,便是药师上来给她敷药,来来回回折腾了又一个时辰这才把苏锦像是包粽子一般裹好,期间老太太不住问东问西,恨不得自己替她生受了。萧无良被关在房间里思过,不时派丫头过来打探情况,知道得知没事了这才放心,一家子人被折腾到夜里,直到掌灯时分,总算消停下来。

苏锦就着银桐的手喝了点儿粥,最后实在太晚了,老太太这才不情不愿地被扶出去,一边走还一边嚷嚷着第二天就去见帝君,非要把小儿子这决定给他改了。

待到整间屋中的人散尽,仅留苏锦在床,另那两个守夜的丫头拂照。这俩人从小被卖进府里,七岁就开始照顾萧琅,穿紫衣服的那个叫银杉,黄色衣裳的是银桐,萧琅和这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最长,所以苏锦最要瞒的还包括她们。

“三少爷,可有不舒服的?”见苏锦一直看着她们,银杉稍稍有些不自然。三年没见,彼此都有些稍稍生分,直得轻言细语找话说,试图让彼此再次熟悉起来。“可是要散了头发?这么睡肯定不舒服。”说着便要去散她的发髻。

苏锦忙捂住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散不散,我都说了男人的头不能动。”边说着边摇手,“我都长大了,老师说男女授受不亲,以后洗澡洗头发换衣服我都要自己来,谁也不许帮我!”

“又在任性了。”巨大的屏风外忽然传来一道女声,就像玉微凉的名字一样淡然无波,随后便见那身影踱入,苏锦立马换上一副赖巴巴的嬉皮笑脸。

“母亲!”

“夫人。”

玉微凉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即坐到床边,冲银杉银桐两人挥了下手,“先下去吧,我跟琅儿说些话。”

等到两人离开替她们关了门,不知为何,苏锦忽然紧张起来,都说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是最熟悉不过的……

玉微凉的手指轻轻覆上苏锦的后背,尽量不去碰那伤口,好半天才微微叹了口气,“还疼么?”

苏锦使劲儿摇了摇头。

“你……可怪你父亲?”

苏锦睁大了眼睛,直觉她有话要说。

果然,玉微凉见她不肯搭话,以为是还在生萧念生的气,眉梢便皱了起来,“他罚你要你去军队又哪里是不疼你,却又闷在心里不肯多说。你可知今日他和你大伯进宫许了陛下什么?”

“什么?”

“如今你也长大了,我们家的事也该知道些,你父亲是小儿子,公爵的爵位本该是你大伯继承,但却因他资质不够如今便落到了你父亲身上,今日你父亲给陛下许诺,若是到你成人之时还不能有所进益,我成国公爵一脉便将落回你大伯长子萧文韬身上,到时候才是真的没有你的落足之地了,你可明白?”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c/kehuan/yishicaomushi/11372583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