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科幻灵异 > 异世草木师 > 第二十章 家法伺候(二)

第二十章 家法伺候(二)

推荐阅读: 九零后天师重生之死亡策划者末世之宠物为王末世之爱相随末世里的发明家最强作死系统彼端窥视恶灵国度银河霸主饲养手记无限长廊

第二十章家法伺候(二)

“爷爷!?”身边的萧无良错愕地抬起了自己的头,满脸不可置信。

“微凉,你怎么看?”萧老爷子自动略去萧无良的责问,转向自己右手边的小儿媳妇,眉头皱得很深。

萧琅的母亲闻言第一次把头转向苏锦,但很快又移开眼睛,淡紫色发髻垂下的刘海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

“既是犯了错,确实该打。”女子声音颇轻,这句话却也是不容置否,想必是咬着牙说的。

“母亲!”萧无良顿时愣了,忙抬眼看向坐在上手的莲倾云,又忙叫了一声,“奶奶,你说话啊?老三身上的伤还没好,刀子就刺在心口上,要是再打……”

“无良,闭嘴!”丹蔷迅速截住她的话,“刚才老爷子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这哪儿有你说话的份?”

老太太刚想开口却欲言又止,深深叹了口气,干脆闭上眼不再看他们。

而此时萧厝领来的人也捧了一件绸缎包住的长条状物体重回院落,苏锦的脸顿时白了一层,这该不会是要脱了裤子打屁股吧?当下就做好了若真是如此便满地打滚恸哭耍赖的准备。

只是随行的下人却并未抬上长凳之类的东西,紧随其后的是萧家刑堂的堂主萧年,是个满面正气的方脸大汉,将萧厝手中的长条接过之后慢慢掀开绸缎,一条挂满倒刺的青色鞭状物体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知小少爷所犯何错,还请老太爷定夺。”萧年自始至终没有看过苏锦一眼,只是板板整整等待接受任务。

“……辱没萧家,不成气候……”萧鼎想了想,最终还是低声说出了这八个字。

萧年点点头,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那就是二等的错误,需要天星境一阶刑者抽教二十鞭。”

萧鼎气息顿时一滞,最后却只是轻轻摆了摆手。

于是萧年便从随行的刑堂人员中点出一人,将手中青鞭交予他手上。

“三少爷,得罪了。”后来者站在苏锦背后握紧鞭子,将自己属于天星境的斗气灌入鞭中,青色长鞭开始转蓝,浮上一层莹莹蓝光,站稳之后,男人持鞭右手高扬……

“谁敢!”萧无良立即红了眼睛,双手张开便护住了苏锦后背,腰上软鞭嗖的抽了出来,迅速绞上那道青鞭,两两僵持在半空。

“谁敢打我弟弟?!”说着转向萧鼎,语气森寒,“你明明知道老三天赋不好,他既然已经努力了,被退学也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罚?”

“无良,退下!”萧鼎面上黑了黑,却还是跟她解释了,仿佛也是要说服自己一般,“怪我平日对他要求太松,他若真是努力了我自然不会罚他,但若是因为吞噬拔神丹贪图一时捷径反而坏了根骨,就必须要罚……来人,送七小姐回房,思过一日不得踏出房门一步,开始行刑!”

这话音一落,刑堂天星一阶的男人手一抖便弹开了萧无良手中的软鞭,一道罡风迅速抽上了苏锦的背。

“啪!”

“嘶——”

连带着皮肉,一鞭过后她身上华丽而结实的衣服顿时破成了两半,后背一道三寸长短的鞭痕开始往外冒血,刺上还勾着皮肉,看上去极为可怖。在加上天星级别斗气的注入,伤害更是扩大了数倍。

萧家刑堂向来奉行的便是杀鸡儆猴严惩大戒,因此家法都是血淋淋的,就是为了让看到的人心怀敬畏不敢再犯,于是这一鞭出来就迅速翻白了所有在场的人的眼睛。苏锦知道这不是强忍比拼毅力的时候,当即就大声叫了出来,跪在地上的身子抖若筛糠,眼泪也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

“奶奶,母亲!四姐,救我啊……我知道错了,疼……!”

刚要被拉下去的萧无良一见那血嗖嗖往外冒,当即疯了一般甩开架着自己往外走的婢子,一鞭子就抽到了行刑男人的脸上,顿时就是一道血印。

“谁准你打我弟弟的!我萧无良的弟弟就算打也轮不到你个外人!”

“放肆,赶紧拉她下去,还有没有家法!?”丹蔷噌得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手指向萧无良,“你母亲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没大没小,这哪儿是你撒野的地方!”说着便看向玉微凉,眼神不善,略有挑衅。

后者慢慢端起桌上的茶碗,低头轻啜,握着瓷盏的手指骨节苍白。

萧无良气急,见她又指向自己的母亲,当即手上鞭子一甩,鞭梢冲着丹蔷便飞了过去,却在刚刚要靠近之时停在了半空。

玉微凉素指将软鞭收回,决意不去看她姐弟二人,只是淡淡吩咐下人,“把小姐请回去,还有十九鞭。”

“母亲!?”

“啪——!”原来的伤口之上,纵横交错又是一鞭。

苏锦脸上的泪几乎要蒙住整张脸,落在地上汇成了一小滩,她是看清了,对萧琅的惩戒根本不可能停下来,现在唯一的方法便是昏厥过去,可是苏锦不敢用——

她怕别人趁着自己昏迷替自己换衣服,若是那样,就离死也不远了。

于是她唯一的办法便是像杀猪似的大声叫喊,直到后来声音哑的根本提不起调来了,苏锦还是紧紧掐着手心,就怕自己昏过去。

又何止是疼?

七鞭过后,苏锦倒在地上开始满地打滚,可谁知那鞭子却偏向长了眼睛,无论她跑到哪里都能准确地抽到她的背上,并且留下一道淋淋血痕。

行刑之人刚要抬起第八鞭,身上忽然就罩上了一道影子,完全将苏锦护在了身下。

“无烟,你这是干什么?”丹蔷正看得高兴,一见向来性子最弱的萧琅三姐萧无烟从厅中冲出去抱住了萧琅,画上去的两道眉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行刑者停下鞭子,抬头去看萧年,询问他的意思。刑堂虽也是萧家的一部分,但自许久以前就不受萧家家主掣肘,不参与萧家正事,只作为萧家正义而无情的工具存在,便是帝君来了也绝不会放水。因此说的什么求情,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爷爷,三儿知道错了,您饶了他吧,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要不就让我替他,爷爷……”萧无烟一改往日温顺,抱着苏锦冲着他们跪下,却是死死护着苏锦,完全把她的背部遮去。

萧年亦是抬起了头,状似询问。

萧鼎攥着拳头双眼赤红,好半天才哑着嗓子去问萧年,“堂主,不知,可否改日再继续?琅儿心口的伤……”还没说完,老脸便红了一下子。

于是鞭子啪的一声,抽到了萧无烟背上。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c/kehuan/yishicaomushi/11372582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